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读书
高腔
来源:沙坪坝新闻中心  2018年04月02日 15:20:05
分享到:

    内容简介

    《高腔》讲述的是在“精准扶贫”的宏大背景下,一个发生在四川的曲折而感人的故事。本书以花田沟村在两年内摘掉贫困帽子为主线,成功塑造了*书记丁从杰、农村新型女性米香兰、帮扶干部滕娜、村支书牛春枣以及柴云宽、牛金锁、米长久等人物形象。

    本书充分调动川剧、川北薅草锣鼓等独具地方特色的文化元素,尤其以川剧高腔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文化符号为题,让这个悬念重重的乡村故事发出了令人振奋的时代之声。

    作者简介

    马平,1962年生于四川苍溪,现供职于四川省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著有长篇小说《草房山》《香车》《山谷芬芳》,小说集《热爱月亮》《小麦色的夏天》《双栅子街》和散文集《我的语文》等。

    章节试读

    锣鼓

    屋前那棵白玉兰树又开花了。这个春天来得早,米香兰却没有留意,那花是不是也比往年早开了一两天。那几天,她只管去留意丈夫柴云宽了。柴云宽又有一点反常,成天像一只蜜蜂,哼着出去,哼着回来。

    米香兰的父亲米长久长年瘫痪在床,不知有多少年没说过上门女婿一句好话了。这一回,他却对女儿说:“大秀才那几点墨水,大概已经写了几个正字呢!”

    家里只有一台小彩电,一直摆放在父亲屋里。除了轮椅,那就算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父亲格外爱惜。那电视对父亲也好,这么多年了,竟然只让人修过两次。父亲爱看电视剧,也爱看新闻,尤其是本地新闻。所以,他说:“电视上又是锣又是鼓。这个家四张嘴,总得应一声呢!”

    米香兰难得有空看看电视,加上从不参加任何会议,所以,好多事都好像瞒着她一样。柴云宽知道她不爱听,往往还是要故意滴一句漏一句。再说,这一回阵势多大啊,田间地头又没有上锁,她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呢?

    白玉兰花瓣不断往地上掉了。柴云宽从外面回来,看见米香兰在磨镰刀,就吃力地弯下腰杆,捡起几片花瓣,这就算他一天也做过正事了。

    米香兰举起镰刀看了看,锋口上的阳光晃花了眼睛。

    柴云宽用花瓣做了一把扇子,扇了几下春风。他说:“这一回,没有把我们家漏了!”

    米香兰扭身进了灶房。这段日子,她总是变着花样做饭做菜。父亲下半身完全瘫痪,加上不是这样病就是那样病,饭菜总会照顾着他。万幸的是,他的一双手一直能使出一点力气,自己还可以勉强吃饭。但是,只要不是太忙,米香兰一般不会让他自己吃饭。

    午饭时间到了,柴云宽却又不见了影子。

    太阳正好,米香兰把父亲抱进轮椅,再把轮椅推到白玉兰树下面那张小石桌跟前。然后,她把饭菜端上小石桌,在矮板凳上坐下来,给父亲一口饭一口菜喂起来。

    父亲让开了一口饭,换上了几句话:“伙食开这么好,给谁看啊?快来看,这个家并不贫困,吃饭还是不成问题的!”

    米香兰不吭声。父亲他爱吃菜就喂,爱说话就听。

    父亲叹了一口气:“这花田沟,这从前的前进大队,现在成了贫困村,开初我也没有想通呢!”

    米香兰赶紧把饭给父亲喂了。

    “贫困户,都要先写申请呢。然后,大家来评。村上公示了,然后,镇上还要公示……”

    筷子又夹起了菜。

    “锣鼓一槌应一声。”父亲说,“这锣是锣鼓是鼓,你却要装起当个聋子。”

    米香兰又赶紧把菜给父亲喂了。

    “吃了上顿没下顿,还说买马去周游!”

    父亲大概又把薅草锣鼓搬出来了。爷爷和父亲都当过薅草锣鼓唱歌郎,方圆几十里都有名声。父亲说话,时不时会冒出一句两句唱词。

    “这村里谁不知道,这个家的憋屈,根子在我身上……”

    “爹,”米香兰轻轻叫一声,“你又这样说!”

    父亲吃了菜,不再说话。他那颤抖不停的手,把筷子要了过去。

    米香兰站起来,顺着下方的一坝庄稼望过去,在石拱桥那儿停下来。她再顺着一面山坡望上去,那座旧戏楼在太阳下面好像变高了,她的眼睛就又花了。

    从小到大,米香兰都一直相信,父亲走夜路一步踩虚,从那石拱桥上跌了下去。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从高中退学去学唱川剧,并且和师兄柴云宽好上了。同村的牛春枣一直追她,听说心上人被一个既会唱戏又会写诗的英俊小生抢走,绝望得拿脑袋砸墙。一天黄昏,米香兰回家来,在路上遇到了牛春枣的母亲。那女人一见她就扭过头,对跟前的一棵树说:“树啊,你没在夜里做过贼吧?那你变成一个仙女,给我做儿媳妇!”

    她含着眼泪回到家里,母亲陪着她哭了一场。

    米香兰出生在青黄不接的季节,还差五天才满月,家里的口粮却管不了两天了。父亲在夜里上山去摘生产队的胡豆,被一个人跟踪上了,结果慌不择路坠下了悬崖。天亮以后,爷爷上山寻找,突然看见崖壁上的一蓬七里香兜着他的儿子。七里香开了一大团花,而他的儿子只有小小一撮,都看不清脸朝上还是朝下。

    那一夜,一个二十五天的孩子竟然一声也没有哭。米香兰长大成人以后,却用了不知多少个夜晚的痛哭,把那给补上了。

    母亲后来见了牛家那个女人,立即扭过头大声喊远处的一棵树。她说:“树啊,我告诉你,我的男人当年是为我摘星星掉下来的!他为了我,血盆子里洗过澡,刀尖子上跌过跤。但是,树啊,你就是变成了一个仙女,他也不会跟你挤眼弄眉毛!”

    母亲有一副好嗓子,也会时不时像父亲那样用唱词说话。女儿的嗓子却更好,并且比母亲有一副更好的模样。米香兰已经出落成了一枝花,早有人喊她“戏人儿”。因为她去的是“火把剧团”,又有人喊她“火把女子”。“火把剧团”不过是业余剧团的一个戏称,那时候即便没有电灯也有煤气灯,夜间演出已经不再用火把照明。母亲喜欢看戏,一心指望女儿被县剧团招去当了正式演员,她说她往那儿一想浑身都是劲,所以,“火把女子”她不爱听。

    米家几代单传,到了米长久这儿出了大岔子。米香兰知道,父亲开初就看不上柴云宽,母亲的态度却正好相反。母亲入了戏,父亲只好依了。事实上,当时一起唱戏的姐妹都觉得柴云宽不配,米香兰却是一句也听不进去。柴云宽并不嫌她有一个瘫痪的父亲,并且都同意做上门女婿了,还要怎样呢?

    母亲独自一人种着一家五口的责任田,还修了四间“尺子拐”房子,并且先后把两个老人送老归山。“火把剧团”在农忙时节是不演戏的,米香兰回到家,母亲却舍不得让她的兰花指拈一点农活。一天夜里,母亲关着门给父亲洗澡,屋里传出了歌声。米香兰偷偷站在门外,没听几句就羞着了。后来她知道了,那是父亲和母亲在比赛唱薅草锣鼓歌呢。

    谷子收回来了,母亲又可以缓一口气了。她知道,柴云宽第二天就要从八里坡过来,接上女儿一起回剧团。她要用新糯米为一对才子佳人打糍粑。夜里,她坐在灶前烧锅,灶火映亮了她的脸。她一高兴,就要女儿教她唱一段川剧。

    米香兰教的是川剧高腔《绣襦记》的一个唱段。她先给母亲讲了讲剧中人李亚仙与郑元和,再告诉母亲,这一段的曲牌叫“红鸾袄”。

    “红鸾袄?”母亲说,“多好听的名字啊!”

    郑郎夫未把前程放心上,

    倒教奴心中暗着忙。

    好男儿应该有志向,

    须做个架海紫金梁。

    母亲很快就会唱了。她还想往下学,但身子一歪,说睡就睡着了。她好像已经把糍粑打好,好梦都跑到她的脸上来了。

    米香兰怎么也不会想到,她那次离开家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母亲了。

    母亲走时,已经入冬。那天傍晚,她已经没有力气上灶,就早早上了床。事实上,她的身子已经肿了快一个月,但她不想让女儿知道,父亲也没有办法。她甚至也没有力气说更多的话。她只说,睡一觉起来,到镇上医院抓一服中药,就好了。

    那天半夜,父亲从床上滚了下来。他爬到门口,长长地喊了一声。

    米香兰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母亲。她当时是真不想活了,给自己设计了若干种死法,包括从父亲坠崖的地方跳下去。要不是柴云宽守着她寸步不离,她早就活二世人了。

    父亲自然也想死。他一再绝食,最终还是女儿的泪水让他张开了嘴。

    母亲毕七那天,米香兰在家里一直没有起床。夜里,柴云宽实在熬不住,睡着了。米香兰起了床,摸黑到了母亲坟前。她跪在地上点燃纸钱,让火光照亮母亲的坟头。她说:“妈,你歇够了没有啊?今天,我要把上次没唱完的那一段戏,都教给你。妈,我们接着唱红鸾袄啊……”

    天上飘下了零星的雪花,纸火熄了。米香兰站起来,好一阵开不了口,好像在等待锣鼓。她还没满十九岁,但她知道,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唱戏。她在心里默念着母亲唱过的戏,匀了匀气接上了。然后,她唱一句就停下来,那是要把时间留给母亲。

    古今来多少好榜样,

    媲美先贤理应当。

    愿君家怀大志风云气壮,

    休得要恋温柔儿女情长!

    米香兰听见了母亲的声音,看见了母亲那被灶火映亮的脸。而在远处,人们听见坟地里一腔唱一腔停,以为米香兰已经疯了。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