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读书
寻找桃花源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17年10月09日 14:10:33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寻找桃花源”是隐喻。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寻找到安身立命的理想之地或者精神归宿,但“桃花源”似乎总在变动,一直在更远的地方,大概永远无法抵达,我们却从未停止寻找。

    在《寻找桃花源》中,卫毅如同一位时间的旅行者,在不同时空、不同领域、不同层面中穿行,去寻找那些“寻找桃花源”的故事。这里有当下的故事,有十年前的故事,有几十年前的故事,还有一百年前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生活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美国等地,这是华语世界里的故事。故事里的人有的是乡村教育志愿者,比如卢安克、萧望野;有的是幸存者,比如汶川地震灾民;有的是农民工,比如北京奥运工地上的建设者;有的是艺术家,比如黄永玉、张充和;有的是学者,比如李泽厚、刘再复、夏志清、王德威、孙康宜、张灏;有的是作家或编剧,比如萧红、许地山、刘震云、李樯;有的是导演,比如吴宇森、许鞍华;有的是商人,比如施永青。

    与之平行的,还有卫毅自己和家人的故事。这些故事构成了一个“复调”的世界,不同的声音在此汇集,不同的命运互相交织。卫毅有一颗宽广而细腻的心,冷静而有感情,独到而又贴切,他为我们呈现了各种气象万千的人生,这是一幅充满了中国人百年冷暖悲欣的立体图景。

    作者简介

    卫毅,这是我的真名,大概姓卫的人少,有人会产生这是笔名的误会。1980年,我出生在广西一个叫平乐的县城。在县里从幼儿园读到高二,然后转学到桂林市读完高中。大学就读于兰州大学中文系,在西北待了4年。大学毕业后,回到广西,在南宁待了4年。2007年,到了广州。2008年,到了北京。算是走南闯北。到2017年,我在《南方人物周刊》已经工作了10年,杂志版权页上的头衔变化依次是:记者、资深记者、主笔、高级主笔、采访总监。这提醒我,年龄已经不小了。许多时光流走了,我希望通过文字,能留下来一些。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山的那边

    我有时能听到水声,有时又听不到。这在于梦境的真实与否。时间过于 久远的场景,有时就没法分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两者混在一起,像半瓶糨糊 倒入流沙。水声有时出现在通往密山渡的路上。红色的风化山岩上流下来的 泉水汩汩作响,时间是春天或者夏天,甚至是冬天,总之阳光刺眼,空气灼人。 亚热带气候中,季节的特征并不是特别明显。那时候是 1984 年,我正跟着爷 爷步行去密山渡,赶赴三叔公嫁女的喜宴。密山渡是爷爷出生的村子,位于 广西平乐。

    而此时,2008 年春天,我身处广西东兰,天色已暗。我要去采访一位从 北京来此地教书的老师,做完这次采访,我就要去北京了。北京有时候像梦境。 我仍能记起第一次到北京时的情景。火车在市郊的铁轨上疾驰时,我甚至怀疑 北京在此前是否存在,是不是一座只在观念中存在的城市。小时候,和同一条 巷子里的小朋友曾有约定,2000 年,迎接 21 世纪的那一年,一起去北京玩。 21 世纪遥远得和科幻世界差不多。1992 年,北京申办奥运会的时候,我在一 张纸条上写下:我希望 2000 年到北京看奥运会。2000 年,我应该上大学了。 要看奥运会,最好考上北京的大学。2000 年到来的时候,北京既没有举办奥 运会,我也没有考上北京的大学,也没有跟巷子里的小朋友一起去北京。

    我住进了江边的一家旅馆。旅馆后边就是黑黝黝的山脊。躺在床上,看 着那些山,我又听到了水声。我想起了爷爷。东兰大概是爷爷工作过的离家 乡最远的地方。他在这里的邮局工作过一段时间。爷爷曾考上大学,但作为家里的老大,他没去上学,留在了家乡——广西平乐。那已经是 20 世纪 30 年代的事情了。

    我从未问过爷爷是否心甘情愿留在家乡,当我想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已经去世多年。我们家就住在县城中学旧址的墙根边。爷爷曾经指着门前 那些老房子的窗户,告诉我哪里是食堂,哪里是教室,哪里是厕所。通往厕 所的木质天桥横跨巷子。

    酷暑时节,爷爷会在家门口倒上一大盆凉水,我看着那些水慢慢变成水 蒸气,消失在阳光下。太阳远远地从金子岭落下去了,望着那些山,我会想, 山那边会是什么地方呢?我会离开这里,到山的那边去吗?

    看着那些逐渐隐入夜幕的山峦,我睡着了。睡姿不好,早上起床时脖子 有些疼。退了房,我登上了从东兰县城开往隘洞的车。

    客车在东兰雨后的崎岖山路上快速盘绕,每一次猛烈的拐弯都让人感觉 车子将会飞身坠入山谷。一位上了年纪的村妇不停地向着窗外呕吐,司机大 声地和回乡的青年们用壮语聊天。颠簸的客车在一条小河边上停了下来,前 方已没了可供一辆车行驶的车道,乘客们都下了车,并卸下大袋的化肥、饲 料以及各种杂物。

    “萧老师昨天才坐我的车回来。”女售票员在得知我是来这里找萧望野之 后,指着河对岸的校舍说。

    寒冬过后的料峭空气中,这所乡村小学里巨大的木棉树还未开花。正值 午休时间,我在树下坐了一个小时后,一位女子从学校唯一的教师宿舍楼里 走出来。一个学生告诉我,那就是萧老师。

    她一头短发,矮个子,看上去白皙而柔弱。跟我握手之后,她拒绝了我 观看她教学现场的请求。“现在还不成熟,我不想让别人看。”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