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文化
你若不勇敢,青春便会老去
来源:解放日报  2017年09月25日 11:09:52
分享到:

    作家、生活家、美食家、书法家、画家、篆刻家、电影人、主持人……在上海书展的新书发布会上,介绍嘉宾蔡澜时,主持人念了一连串的名头,蔡澜接过话筒说道:“很多人都问我最喜欢哪个身份,我都喜欢,怎么叫都好,不过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些都是蔡澜的身份,但这些身份框不住的是他恣意潇洒的人生。

    过上好的生活,是人类古往今来的永恒追求,然而,现代文明却将效率、财富、地位横亘在现实生活与对幸福的追求之间,并以此为价值准绳。久而久之,人们几乎都快要忘记了,自己努力生存、拼命工作的本意,是快乐并自在地生活。

    然而,蔡澜却想得通透,“我要活得快乐、有趣”。他日日兴致勃勃地生活,对生命极少倦怠,不因年岁累积而丧失玩心,这过的不亦是一种好的生活吗?

    “不如任性过活”

    蔡澜是香港四大才子之一,他的文字在各大报纸杂志几乎随处可见,书籍、电影、旅游、美食、时尚、人生,声色犬马,家长里短,无所不包。

    蔡澜是美食家,香港的很多餐厅都喜欢在店里悬挂蔡澜所写的食评作为宣传,或菜单上标出“蔡澜推荐”四个字,招徕顾客。

    蔡澜是电影监制,一做就是40年,为上世纪香港电影的繁荣付出过诸多心血。

    蔡澜还是个旅行家,创办了“蔡澜旅行团”,带好友世界各地旅游。

    看起来这么忙的蔡澜,却直言:“和香港行色匆匆的路人相比,我有些‘慢’。”

    他是过得有些慢,会抓着老伴的手逛菜市场,花一个上午挑选新鲜的果蔬,然后盛满一筐,心满意足回家;他喜欢逛书局,看到喜欢的书一看就是一天;他爱书法,学篆刻,不焦不急,只当作是享受生活众多方式中的一种。

    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大多数人都像是被加速鞭笞的陀螺,无所不在的焦虑感让每个人只来得及应付生活。

    “人家快的时候,我们慢;人家慢的时候,我们快,要跟人家不同。卖蛋卷,人家都卖甜的,我就卖咸的。这是思考的态度,用一种另外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就好玩了,我就要做这个世界里好玩的人。”这是蔡澜一贯的观点。

    他曾在《不如任性过活》中说写道:

    生老病死,为必经过程。

    既然知道有这么四件事,还不快点去玩?

    新闻杂志上天天是教你如何成功、如何致富,却从不教人好好玩。成年人的生活被阉割了,渐渐丧失了会玩的能力。

    如果有人说:“你们老了。”蔡澜会回答:“我们不会变得更老,我们只会变得更好。”

    蔡澜的父亲曾对他说过,人活到50岁,往后的每过一个生日,年龄就要减一岁,按照这个规则算来,蔡澜今年才刚刚24岁。而那些生活刻板,不苟言笑,毫无嗜好的年轻人,他们才是真正老了。

    人生不只有快乐,遭遇失落或不愉快时如何面对?最喜欢与蔡澜结伴旅行的金庸说,他会“处之泰然,若无其事,不但外表如此,而且是真正的不萦于怀,一笑置之”。蔡澜不抱怨食物不可口,不抱怨汽车太颠簸,他教金庸怎样喝最低劣辛辣的意大利土酒,怎样在新加坡大排档中吮吸牛骨髓。“我会皱起眉,他始终开怀大笑。所以他肯定比我潇洒得多。”

    蔡澜的这股快活劲,和写作《悲观声浪里的乐观》的胡适颇为相似。在《悲观声浪里的乐观》里,胡适充满积极的人生态度和浮世中的乐观之道。他认为人生在于奋斗,即使在潦倒的窘境,也要乐观和自信。一步一步都可以踌躇满志,把每种进步都看成是巨大的希望,这正是胡适对于人生的乐观,他心中永远怀揣着希望。胡适认为,“悲观声浪里的乐观,正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精神。”

    其实,活得有趣、轻松、简单,并非上进与深刻的对立面,而是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与通达,是一种需要日日勤学慎思方能习得的能力,是“欲而不能、舍而不得”的人生之彼岸。

    “将痛苦一脚踹到海里”

    拥有这样人生的蔡澜,很符合年轻人的胃口。他的微博互动,参与者多半是年轻人。

    他的文章中也常常出现“小朋友问”——我总不能填满那四百字的稿纸,怎么办?做什么投资最好,要怎么开始?男人是不是应该有很多女性朋友?……蔡澜也乐得跟年轻人聊天,给他们提些人生建议,“可以跟他们沟通,让我觉得我的心态还算年轻”。他建议年轻人要有点理想和抱负,有点想做的事情,要做就尽量去做,只要有心,总有一天就会做到。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蔡澜就开始以书信往来的方式,帮年轻人答疑解惑。今年,他把这些问与答汇集成了新书 《爱是一种好得不得了的“病毒”》与《忘不了,是因为你不想忘》。他引导年轻人积极面对工作、生活、情感、梦想,对年轻人最敏感的情感问题,蔡澜的情感答疑正如他的个性一般,真诚率性。在他的笔下,懵懂的青春、青涩的初恋、甜蜜而复杂的爱情,有情有调,千姿百态。正如蔡澜所言:青春,永远是值得的。

    说起与年轻人的书信往来,蔡澜表示,以前的人写信,回答就可以写得比较长,现在在微博中问得短,他回答得也短。但最让蔡澜印象深刻的是,不管用书信还是微博,不管是上世纪80年代,还是当下,年轻人问的所有问题没有任何变化,都一模一样。

    困惑中肯定有恋爱问题,比如A君B君,要爱哪一个?还有一大部分人是对前途的担忧,现在前途渺茫,该怎么办呢?“相信一百年后所有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其实,这两本书是任何一个作家都可以写的少年烦恼,我只是把它扩充一点,希望大家喜欢。”蔡澜同时表示,“我愿将快乐带给大家,将痛苦用铁链拴进铁箱,一脚踹到海里。”

    “放弃极近视的目标”

    青年的心是一个时代最敏感的温度计,也是一个国家最脆弱的神经。今天不少年轻人感觉幸福指数低,压力巨大,困扰多多。物质的压力和精神的焦虑似乎形成了一个“问题群”。在蔡澜看来,每一代人年轻人都曾面对相似的境遇。

    1980年,《中国青年》杂志曾经以“潘晓”之名发表了一封给编辑部的信,题目就叫 《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这曾经引发了大讨论。这次讨论的内容就包括当时出现的理想失落,不少人开始的物质生活追求,发现现实生活和学校里的差异,上升渠道严重不足等问题。

    那时年轻人的困惑也和现在差不多,如王蒙的小说《风筝飘带》就是写当时的年轻情侣没房子无法结婚,刘心武的《立体交叉桥》更是写出空间的压抑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上世纪80年代已经远去,虽然当时人们没有明确提出“幸福感”这一概念,但对人生价值和追求的讨论却从未停歇。不同时代的人面临的问题层次不同,苦恼则相似,今天的青年“幸福感”低迷,其实也是在一个更高平台上对前一代的“重复”。

    但蔡澜也认同,虽然困惑大体相似,但由于今天的诱惑更多,渴望更多,青年的见识更广,这种苦恼也可能更强烈。

    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的80后、90后是压力最大的一代,也是最没方向感的一代。他们不想工作,他们拒绝加班,他们喜欢宠物甚于小孩。而现实是,他们又要工作又要加班,年纪轻轻背上房贷,年纪轻轻没了理想。

    朱光潜曾在《给青年的十二封信》中提到:中国人在全世界是最重实用的民族,凡事都怀着一个极近视的目标:娶妻是为了生子,养儿是为了防老,行善是为了福报,读书是为了做官,因之,就什么都浅薄。青年为国家社会的生力军,如果不从根本上培养能力,凡事近视,贪浮浅的近利,一味袭踏时下陋习,结果纵不至于“一蟹不如一蟹”,亦只是一蟹仍如一蟹而已。国家社会还有什么希望可说。

    朱光潜将年轻人的问题总结为——“太贪容易,太浮浅粗疏,太不能深入,太不能耐苦”。的确,在20-30岁的人生阶段,如果盲目追求成功,以功利化的目标来要求自己,将不当的例子做榜样,那将坠入功利的陷阱,被丛林社会的规则裹挟着踉跄而行。

    所以,才有蔡澜这样的过来人,成了青年们的导师,其实不过是人生旅途上的一位朋友。他不是改变时代气候的人,但他会告诉你如何适应这个雨季;他不是你的指路人,但他会告诉你大路边仍有羊肠小路可走; 他不是大义的布道者,但他会告诉你闻所未闻的人生价值。

    北大教授张颐武也曾为年轻人支招:人都会有迷茫困惑的时候,面对它,你最好的办法就是多付出实际的努力、变得更勇敢,哪怕接近目标一点点,也是值得欣喜的。另外就是理性判断,好的坏的,对的错的,选择了能让人快乐安心的才是真道理。

    蔡澜对年轻人的建议是:第一,要比别人做得好,就要比别人少睡一点,看书学习,年轻人不要睡太多,老了自有棺材给你睡;第二,要有个方向,让自己活得好一些,理解生活中的美学;第三,你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年代,任何人都可以出人头地。

    对话

    人生的欲望简单化,就不会烦恼了

    读书周刊:对年轻人关于爱情、生活的安慰与鼓励,一般有可能被认为是心灵鸡汤,您觉得您的回答可以被看作是“鸡汤”吗?

    蔡澜:完全不是,我并没有一直安慰与鼓励,反而经常打击他们,说些很重很狠的话,让他们看清社会、看清现实,这怎么可能是鸡汤呢?

    现在的社会有时对年轻人是比较包容的,大家都觉得他们还小,还不懂事,我就要做让他们清醒的那个人。

    读书周刊:关于年龄的焦虑,是现代社会经久不衰的话题。中文社交网络上每一次关于“中年”的讨论,除了调侃、傲娇、自嘲之外,都混合着真实的焦虑和不甘。在您与年轻人的交流中,他们谈及了“中年危机”的焦虑吗?

    蔡澜:每一个人只能年轻一次,大家都歌颂青春的无价: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千万别浪费它!但是每个人也只能有一次中年,一次老年。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珍贵,何必妄自菲薄呢?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年轻时的我,我觉得我当年不够充实,鉴赏力不足,自大无知,缺点数之不尽。看以前的照片,只对自己高瘦的身材有点怀念,还有剩下的那点愤世嫉俗的忧郁。

    人类都会老,老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是老得顽固和老得懊恼就不值得活下去。人生必经之路,迟早到来。等它来临时,不如做好准备,享受它的宁静。

    读书周刊:很多人会羡慕您的乐观洒脱,您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们如何能达到这样的生活状态?

    蔡澜:我其实也是一般人。我可以做到的,相信大家都可以做到,这不是很难。我之前讲“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吃吃喝喝”,其实是说,要尽量地享受自由,有自由就可以快乐。但是为了这个自由,我付出很多努力。

    现在很多人把金钱看得太重了,金钱不是我们的主人,而是我们的奴隶。金钱花掉了可以赚回来就好。如果我们把人生的很多欲望简单化,就不会觉得烦恼了。

    读书周刊:您有那么多兴趣爱好,其中最喜欢的爱好是什么?

    蔡澜:我很爱看书,书是我人生最大的部分。我可能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他就很喜欢看书,阅读了不少现代作家的作品。如果一个写作人不喜欢看书,他就没资格做写作人。像上海书展这样的活动非常好,逛书展好过去歌厅舞厅,甚至好过去公园散步。逛书局,对我来说是一种人生乐事,是许多在网上购书的人不懂得的。人生最好到处去旅行,如果不能够,在书本中旅行也可以。(王 一)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