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读书
唇典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17年09月05日 09:37:34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唇典的原义是东北土匪的“黑话”,比如“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类,在这里作者其引申为口口相传,《唇典》即为口口相传的民族史、民间史。相传,每一个逝去的萨满都会成为“回家来的人”,有机会附体于后代的萨满,被附体的萨满会通宵歌唱,能用木、石敲击出各种节拍的动听音节,学叫各种山雀的啼啭,能站在猪身上做舞,猪不惊跑。魂附的萨满传讲家族和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将成为“唇典”,如长河之水滔滔而诉。满斗是一个命定的萨满,但他却要用一生来拒绝成为一个萨满的命运。满斗长着一双“猫眼”,有着神奇的夜视能力。满斗十二岁那年,村子里来了马戏团,马戏团有一个花瓶姑娘,为了小姑娘求救的玩笑,满斗踏上了陌生的旅途。他和他的花瓶姑娘苏念被土匪劫持到王良寨,因为神奇的夜视能力,他在王良寨改造成理想村的过程里生存下来。在朝鲜爱国者的营地,满斗因为能够看清黑夜成为爱国者们的战友,又成了一名抗联战士。后来作为苏军进军中国东北的先遣人员,跳伞时失误,丧失了记忆。

  作者简介

  刘庆,1968年生于吉林省辉南县,1990年毕业于吉林财贸学院统计学专业,现任华商晨报社执行社长、总编辑。1987年开始发表诗作,1990年发表小说处女作,1997年在《收获》杂志1期发表长篇小说《风过白榆》,1998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2002年长篇小说《冰血》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2003年在《收获》杂志3期发表长篇小说《长势喜人》,2004年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并被中国小说学会评定为2004年中国小说长篇小说榜的上榜作品。2005年短篇小说集《信使》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唇典》发表于《收获》杂志2017年长篇小说春季号。小说曾获东北文学奖、长白山文艺奖、吉林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章节试读 引 子

  我能看见鬼。

  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我都能看见他们。

  我看见婴儿鬼野鸭一样落在镇子的榆树上,他们一丝不挂,一群一伙地在树杈上玩耍。一个大耳朵婴儿鬼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向黄雀招手,枝头跳跃的小黄雀叫喳喳地凑上去,婴儿鬼龇着一口小白牙,手指轻轻一弹,小黄雀的鸭蛋黄脑袋立刻血肉模糊,一头栽毙。我的小伙伴们得意得连蹦带跳,子善捡起死鸟,高举弹弓,打起胜利的呼哨。我说鸟不是他打死的,子善狠狠给我一耳光。大耳朵婴儿鬼冲我眨眼睛,做鬼脸,耻笑我。我捡起一块石头向树上掷去,大耳朵逃走了,如白瓦镇耍猴艺人红腚卷毛的猴子,逃得那么快,转眼无影无踪。

  回家的路上,我看见一个少妇鬼坐在井里,井水阴森森的,像一块长着波纹的青石板。少妇鬼脖子上缠着一条白绫,表情哀怨忧伤。她像佛朵妈妈一样光着身子,两只饱满的黄色乳房分泌着白白的奶汁,她的手徒劳地抓着两把冰凉的井壁青苔,青苔的汁水从她手指缝向下滴,滴到微微凸起的小腹,绕过漂亮的小酒窝一样的肚脐眼儿,然后向下流,流到玉石盘着的腿上。我的心咚咚跳,有一股力量拼命把我向井里吸。

  “孩子,你趴到井口往里面看,我这里有好东西,你看一眼就行,就一眼。”少妇鬼的声音像两股散发奶香的鸡屎藤,紧紧缠住我的脚踝。她一定感觉到了,我的好奇心变成上万只蚂蚁,在血管里肆意窜扰。

  “想知道你额娘和大公鸡睡觉是咋回事吗?只要你趴到井口看一眼,我就告诉你。”我停止挣扎,向井边凑去。

  奶香蛇一样缠住我的腰,缠住我的胳膊,我感到全身透体冰凉,胯间的两个蛋蛋迅速变小,小到像两个蚕豆粒,两个黄豆粒,两个绿豆粒。天哪,我正在变成一个婴儿,嘟着小嘴扑向少妇鬼坟包一样的胸脯,去寻找那两粒山里红奶头。

  如果不是子善家的公鸡莫名其妙地正晌午打鸣,少妇鬼已经成功地把我摄入井里去了。

  我飞快地向家里跑,一路冷汗淋漓。我想摆脱身后追赶的蛇一样游动的哭声,一股风地向家里跑。我想一头扎进额娘的怀里,将头埋进她五朵彩云绲边的大衣襟下面大哭一场。少妇鬼没有追上来,倒是一只光溜溜的毛猴子攀着树杈伴随我向前跳跃。我吓坏了,要是被它缠上就坏了,我不想跟它玩。

  我跑进大门,婴儿鬼蹲在大门的木檐上。我看清了他的脸,抽抽巴巴,像一个没长开的蔫土豆。我跳进房门,家里没有人,额娘的一条腰带挂在幔帐竿上,十几只苍蝇落在土墙的灯龛上方,祖宗匣子在北墙的神龛上供着,前几天我偷偷看过,里面什么也没有。

  风掀动褪色发白的挂钱。蝈蝈和三叫驴在后窗口的丝瓜秧上鸣叫,李子树上麻雀婉转娇啼,几只苍蝇疲倦地趴在紫红色的幔帐竿上。我跳上炕,摘下额娘的腰带,紧紧地缠住手臂。我凑到窗前,大门的草顶,只有一棵小榆树摇来摆去,婴儿鬼无影无踪。

  秋阳高照,杨树叶子飒飒作响,向日葵花开得正盛,蜜蜂一团团嗡嗡地飞,和花盖瓢虫争夺嫩黄嫩黄夹杂绿色的花蕊。篱笆上落满大大小小的蜻蜓,蓝色的牵牛花绚烂无比。

  蝴蝶在纷飞,母鸡在歌唱。

  中午的村庄喧闹静谧,我的心跳缓慢下来,只是还在不停地喘粗气,身上的冷汗把对襟坎肩湿得透透的。屋子里十分阴凉,凉气从墙角的老鼠洞冒出来。纷纷攘攘的红蜻蜓和花大点蜻蜓一会儿飞进园子,一会儿飞回院子。

  看着看着,我哭了。哭得一点儿也不畅快。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