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读书
棱镜
来源:作家在线  2017年08月28日 09:00:29
分享到:

    内容简介

    故事从一起医患纠纷开始。

    一个叫赵纪光的老人死了,他的子女认为银河医院负有不可推卸的医疗责任,于是暗中请了专业医闹队。主治医生柳冰露还有护士长史晓蕾成了医闹制造轰动效应的工具。银河医院一时成了焦点。

    银河公安局原刑侦队长钟好发现诸多疑点,怀疑赵氏制药公司涉嫌制造销售假药,并跟医院形成一个链条,想以此为突破口,顺藤摸瓜,查清假药源头,却不料触及到更大的一起窝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赵氏家族的种种秘密被挖出来。钟好利用这机会,一方面查找凶杀案真凶,一方面将五年前那起迷离的案子跟赵纪光死亡联系起来。偶然机会,他发现赵纪光的死亡也跟柳冰露有关。

    凶案制造者到底是谁?海生和三河两家大型药业是否存在制毒事实?死去的赵纪光到底跟柳冰露忏悔了什么?赵纪光患有艾滋的传言能否*终被证实?钟好带柳冰露私逃究竟是在帮柳冰露还是在帮自己?医患纠纷的背后,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者简介

    许开祯,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当代小说家。作品先后见诸于各文学期刊,并被多家期刊选载。后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尤以现实题材见长。已出版《凉州往事》、《独立团》、《堕落门》等多部,有多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

    章节试读

    一场交易即将在夜幕下进行。

    三角楼前看似正常,跟往日没有什么区别,行人迈着匆忙的步子来来往往,车辆在马路上穿梭,不时响起刺耳的鸣笛声。一对老人搀扶着往天桥上走去,他们已经很老了,男的早已谢顶,驼背,走路的步子很慢,几乎是一小步一小步挪着的。女的满头银丝,却显得精神矍铄。他们看起来像是某大学的教授,或者离岗的知识分子。天桥上聚满了摆小摊的,吆喝声从桥顶飘下来,碎在车顶或新铺的沥青路面上。

    一辆车子疾驶过来,差点撞倒一位横穿马路的小贩。远处响起一声尖叫,被惊吓着的应该是小贩妻子,扛着巨大的尼龙袋,袋子高过头顶半截,以至于别人只能看到缓慢移动的袋子,却看不到袋子下的女人。

    她停下脚步,正好看见这惊险一幕,不由发出一声尖叫:“小心啊,被车撞飞。”

    司机一个急刹,马路上响出尖厉的一声,一股青烟冒出,混合着汽油还有橡胶烤焦的味道。

    有穿着时髦的女郎走过来,个子高挑,长发细腰,高跟鞋敲打出一串性感的声音。

    另一边,几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嘀嘀咕咕,马路牙子上纠缠一会儿,然后爽笑着大踏步往三角楼里去了。

    三角楼并不高,六层,带个顶。这幢楼有些历史了,国民党时期,这里是法国洋行的一家办事处,典型的欧式风格,结构独特,造型别致,用料十分讲究,施工质量更是堪称典范。一段时期,它是银河市的地标性建筑,最早工人文化宫在这里办公,后来文化宫搬走,这里本来要改建成一家俱乐部,又怕里面结构被破坏,最终没能获准。办公又不合适,只好交文化局管理。这里便成了舞厅、棋牌室、台球城汇集的地方。楼上有不少培训班,舞蹈、绘画、书法什么的,前不久又开了一家形体中心,专门教女人塑身。形体中心对面,是两家竞争激烈的旅行社,一家叫春秋,一家叫银河国际。旅行社再往里,就是开了有十几年的梦巴黎舞城。

    现在还有不少人热衷于这个地方,但大都是退休或下岗的中老年人,年轻人已经很是看不上这种场所了,他们就像追韩剧一样追逐着星巴克或是更潮的地方,当然也有一大部分选择网吧。

    三角楼里以前倒是有两家网吧,后来发生了命案,取缔了。

    钟好看看表,时间又过去了二十多分钟,离交易时间还有一些时候。天早已黑了下来,街上仍旧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三角楼南面是农业银行银河办公大楼,十二层,银行前面是一个小广场,有五辆车停在上面。小广场跟三角楼隔着一条小巷子,巷子进去,是得胜小区。那里面的楼已经很破了,属于新的棚户区,据说银河市二期改造工程中,这一片将被拆除。但此刻,这一片就成了钟好的心头之患。一旦有不测发生,嫌犯或是其他嫌疑人逃入那几幢居民楼中,后果会很糟糕。所以钟好再三叮嘱第二小组,一定要切断嫌犯跟居民楼之间的通道,不能惊扰那里的居民。刚才二组组长报告,说里面已经埋伏了五个人,都是个顶个的高手。钟好说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嫌犯手里有武器,而且人家也是经过正规训练的,真要玩儿起命来,还不知谁赢谁输。往北是宽畅的马路,这边应该没大的问题。

    被钟好他们侦查了大半年的地下贩毒组织终于要显形了,一想有可能跟“血狮子”会面,钟好忍不住有点小激动。但就眼下来说,他要做的是把各个点安插好,不能留有一个漏洞。

    马路这边虽无危险,钟好却派了最重要的人。刑侦二队副队长李活佯装垃圾工,蹲守在马路牙子上。钟好为李活配了一辆垃圾车,一是为了更好地掩护李活,麻痹对方;二来呢,关键时刻李活可以到车上去,这样他击毙嫌犯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

    钟好没抽专门的狙击手,他被狙击手伤过,再者也怕调动面太大,不利于保密消息。李活枪法准,曾经接受过狙击方面的专业训练,让他担负此项重任,应该没有问题。

    当然,罪犯从三角楼跳楼逃走的可能性很小,做这样的安排,完全是为了万无一失。

    南北布防完毕,剩下的就是正面。这楼背面是死地,本来后面窗户就小,全是小格子式的那种,几年前修缮,文化局将后面窗户全部封死,左右两旁的木质楼梯也被拆除。这就等于把后面的通道全部封死。

    下午三点以前,钟好化装成小贩,跟邹锐又对后面做了最后观察,确信从后面不可能飞走一只苍蝇。

    正门是关键,楼上人多而杂,而且有学生。这天正好是周末,楼上共有六个培训班在上课,差不多有一百三十多名孩子。舞厅要营业到夜里十二点,那些舞伴们是不能惊扰的,否则要担心的就不是嫌犯而是舞伴们的安全了。钟好的方案是,派具有侦察能力的沈克侠进去,混迹在跳舞的人群中,近距离跟嫌犯接触,再派一对刑警上去,作为呼应。嫌犯一旦出现,由沈克侠发出信号,他在楼下带人火速冲上去。

    舞厅跟楼道有个暗门,是钟好提前安排人力打通的,从那里进去,可以避开大厅直接冲进嫌犯交易的包房。如果动作利落点,三分钟便可解决战斗。

    一切布置妥当,就等嫌犯出现。

    钟好看看表,九点四十二分,离交易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他离开现场,走进三角楼对面的一家宾馆。这里的三、四、五楼都布了观察哨,钟好一个个挨着看了一遍,叮嘱大家干活认真点,别走了神。然后找个安静的角落点了根烟抽。

    对这次抓捕,钟好心里有股莫名的冲动,他需要平静一下自己。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