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读书
情迷双城
来源:作家在线  2017年08月07日 09:55:00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吴正近年来被海内外文学文化界普遍视为海派文学的坐标式人物,此作品集是作者在不同时期发表的中篇小说首次集中结集出版,这些中篇小说作品较为突出地体现了海派小说的艺术特点,行文细腻,感受精微,节奏优雅而韵味悠长。作者以优雅而老到的笔触,以不乏自传性的视角,勾勒出诸多个性鲜明而富于艺术魅力的形象,不仅生动再现了上海与香港两个*传奇色彩的大都市六十年来的剧烈变迁,而且彰显了中国传统小说笔法和中国传统审美情味的魅力。

    作者简介

    吴正,1948年9月生于上海一个书香世家,童年和青少年在上海度过,1978年赴港与家人团聚并定居。1984年开始在国内外发表和出版作品,迄今完成出版的纯文学作品计有长篇小说、诗歌、散文、随笔、译作、文艺美学理论等三十余种,创作发表三百五十余万字,曾获国内外文学(艺)大奖近二十种。著有长篇小说《上海人》、《立交人生》(又名《长夜半生》),中篇小说《后窗》、《叙事曲》,诗集《吴正诗选》《百纳衣诗选》、《起风的日子》,散文随笔集《黑白沪港》《回眸香岛云起时》,译著《猎鹿人》等。2011年,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吴正文集》(四卷)。作品多次被改编并获高度评价,近年来被海内外文学文化界普遍视为海派文学的坐标式人物。

    章节试读

    刺背蝎的女人

    一

    陆育杭一跨进设有饭局的包厢,就拱拳向早已就座的诸位做出致歉之态,说,兄弟来晚了,让大家久等,抱歉!抱歉!陆育杭老迟到,应该说,他爱在这种众人翘首以盼的场合下迟到,是有道理的。除了显示出他身份的特殊外,还会叫人产生出一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神秘感。除此之外,如下两点原因也不得不一提:一、表示他外界交际面广,应酬频密;应付了那一头,还得赶来应付这一头。二、当下里就能吸引在场的女宾们的眼球:这个人不同一般哪,有什么来头没有?否则,他会在大伙面前摆这谱?要知道,能上得了这张台面的,非富则贵啊。而育杭呢?他怕就怕女人不在私底里打探他的背景。一个人的背景,假如是靠自己吹嘘出来的,往往就亏了半截;而让他人一人一口地传播扩散开去,那才有分量,才是上策——陆育杭深谙此道。

    陆育杭确实有点儿来头:四十刚出头的他是一家美资跨国公司中国分公司的市场部副主管。与他的那位外籍主管一起,负责中国市场业务的拓展工作。要拓展业务,当然就要与人交际;与人交际,吃喝玩乐非但免不了,而且还是件最基本的事。外国人不懂中文,而中国人中能说通英文者也寥寥。任凭他叽里咕噜地这头接话那头传话,让各方面都感觉少了他还真不行。他怕别人了解?他只怕别人不了解——尤其是女人们,年轻貌美的女人们。他太了解当今中国女人的心态了;他陆育杭的出现,不仅代表了一种知识技能,还是一种社会优势。而这种优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国内的那些土干部,即使是具有再高的商场与官场斗争IQ的好手都无法企及的。这样的人不黏住他,黏住谁去?这世道,权、钱、地位以及知识其实是同一样东西,它们已同流合污了,它们都能用同一杆标尺丈量出来。当然,这些都是指男人们而言的东西,女人又以什么来与之平衡、对应和匹敌呢?色——不是色即空空即色的“色”,而是美色的“色”——不就这一样了?

    既然男人女人都有了如此意向,交易往往在眉目传情之间一拍即合了。这些年,陆育杭玩过的女人不胜枚举。有时,某女让他给睡了,竟然连对方的姓名和脸蛋长相都给忘了。之后,又在某社交场合上见着了,心道,这女人好哇:性感、有品位,我得设法将她搞到手。但想不到那女人却主动向他走了过来,一脸的笑容中还含了点羞涩,说,育杭啊,最近一定很忙了不是?还是又找了新的女朋友了?怎么电话也不给我一个?他这才恍然大悟说,原来他与她是有过一腿的。至于何时何地,他当然已毫无记忆了。但他说,为什么一定要在电话里说呢?面谈不更好?我早就知道今晚上我们能见面,这不,我们又见着了?——今晚上有空吗?我带你出去,如何?对方嫣然一笑,道,侬这个坏蛋,就知道侬在撒谎——侬倒把我的名字叫出来,还有电话号码?育杭笑道,你姓美,名女,叫美女。电话号码是八位数:12345678——对?但美女对他一点儿也不生气,也不计较。她翩然前来,挽住了育杭的手臂。唯有点儿出轨的动作是: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说,你呀,你!我叫菱菱——下回可记住了啊!于是,就在当晚,他俩又重温了一回鸳鸯颠倒梦。

    育杭喜欢的就是这种“拎得清”的女人。其实,那些山珍海味、油鸡肥鸭什么的,他早就吃腻,吃倒胃口了。说白了,每次赴宴他都不是去吃的,他是猎艳去的。他坐上桌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眼光环桌扫一遍,任何有点儿姿色有点儿光彩的青年女人,他都能在一瞥之间锁定目标,且过目不忘。女人美,当然好,当然锦上添花;但,女人美如天仙又怎样啦,气质高贵又怎样啦?女人玩多了,他也经常会在这个问题上陷入困惑。

    当然,人是各有其命的。他有他的洋福,而皇上,当然更有其一跺脚大地也要抖三抖的威福。故,人是不能互比的。你落在哪里,哪里就有你生根开花结果的特定水土,只有适应,甭想互调。唯女人对于男人的感受都是一致的。而在女人之中,像菱菱那样的女人又太少了。他陆育杭每年都要调换好几打性伴侣,在此过程中,最令他费思量的倒不是如何钓鱼上钩——这方面他有足够的自信、经验以及手段。难题是:如何将已尝过了滋味的女人不露声色地甩掉?等到哪天有兴致了,又能将她们及时再找回来。道理也是对的:他陆育杭总不能把持着一大堆的女人,一个都不放吧?所谓吐故纳新,新欢的空间必须是由旧爱给腾出来的。但往往是:新欢好纳旧难除。喜新厌旧,这是男人这种动物的本性;而拒新黏旧,这又是女人这种动物的天性。所以说,甩,才是勾女这门学问的真正精要所在。在这方面,他陆育杭遇到过的麻烦真还不能算少:大哭大闹的有之,威胁要向他老婆去摊牌的也有之;说怀了身孕,非要他娶她才肯罢休的有之;甚至说他犯了重婚罪,要将他告进官府也都有。但他身经百战,练就了一尊金刚不坏身。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不慌不忙,看准了机会择路而遁。这么些年了,他在外面日日花天酒地,夜夜鸾颠凤倒,他还不照样将在美国生活的太太蒙在了鼓里?在这一点上,他从来是很有自信的,直到那一次。

    那一次就是他拱拳致歉于诸位的一次。那次的饭局是设在沪西茂名路上的一家叫作“苏浙汇”的饭店里。陆育杭带领着洋鬼子从电梯里一踏出来,就见到服务台上的那位着黑西服的柜台经理正在接待一位女性顾客。女顾客背对着他俩,她穿一袭黑丝绒的连衣裙,发髻高高盘起,连衣裙的后领处碗开了一个巨大的弧形弯口,有一截雪白的颈脖裸露在外。沿着领口,镶着一排晶晶亮的贝珠花边,在接待柜上方的那盏水晶灯的照耀下,镶边的贝珠与女人耳垂上的闪亮的挂件互相辉映,遂令那截鹅白色的脖子更显颀长、更惹人注目了。

    就此背影,当下里便让陆育杭这位情场老手抓到了一个怦然心动的紧迫感。

    女顾客应该是在查询包厢定客姓名的。待查明后,她便由一位高挑的旗袍小姐引路,径直往里去了,陆育杭怔怔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竟然呆住了。直到那位西服经理向他说话时才缓过神来。

    “请问这位先生是……?”

    “噢噢,328包房,”他说,“李总定的。”

    但他的心中却在说,什么328不328的,能跟随那女人一路来到她的包房中才好哩。但柜面经理一听说是328房和李总,便满脸堆起了笑来。她说,是陆先生吧。李总让我在此恭候您多时了。请随我来吧。于是,育杭和洋鬼子便由经理亲自带路前往了328包房。之后?之后便有了小说的开头,陆育杭拱拳作歉的那一幕了。但真正情节的产生却是在育杭高调表演后才开始推进的。他满脸春风的表情突然就僵化在了那里,因为他发现:那位乌丝绒女郎就坐在圆桌的对面。

    这么些年来,这还是第一回。他入座后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了:不是女人来打听他了,这回轮到他打听女人了。他问邻座上的朋友,对面那女人是谁呀?怎么以前没见过?朋友也不认识。但朋友是明白他心思的,笑而反问道:陆兄又嘴馋了?又想吃肉了?继而更挥手招呼服务员道,快,快给我们陆兄先上一份东坡肉来,要肥要嫩要流油的才好啊!朋友的呼唤无疑让一桌的食客都大感诧异。但那位洋鬼子是知道内里的,他暗地里指了指对桌的那位女郎,说道:“Attractive?(很有诱惑力,是吧?)”完了,仍感觉意犹未尽,“Very beautiful,indeed!(的确很漂亮!)”事实上,直至此时,育杭才有了一回能正面端详她的机会。那女郎真是迷人:白皙润泽的皮肤在这片明亮的光海里显示出一种玉质的反光,浮浮沉沉的,让人产生出一种不确定感来。还有她的笑容,甜蜜里带着点儿神秘。她一直将那笑容保持在脸上,望望这,瞧瞧那,一言不发,仿佛始终在扮演一位低调的聆听者。但有时,她也会插个嘴,内容一般都是对他人的某一机敏的观点或诙谐的谈吐表示赞同和赞赏之类。让人感觉,与这样一位笑意盎然的美人儿相处一堂,非但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还能为你空虚的情绪空间提供一种愉悦的填充。女郎望这望那的,唯不瞧一瞧坐在她对桌的育杭。有时,他俩的目光也有一瞥而过的接触,但她都很自然地将目光移去了别处。似乎她根本就没留意到他和坐在了他身边的那个洋人。她的笑容依然开放在脸上。这令育杭吃惊不浅,他对自己说,这么些年了,这回,他算是遇上对手了。他积累了许许多多关于女人的记忆和经验,他竟然就感觉一片空白,哪一条都派不上用场了。他不假思索地作出了一项决定,决定将眼前的这个女郎一提,就提到了他那一长串女人名单的最前列。

    而且,这一回,连那位从来就是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老外,似乎也动了心。因为育杭注意到他也不停地将目光飘向桌对面去。“Are you interesting in her?(你对她感兴趣?)”洋鬼子望了望他,没有立即作答。一会儿的迟疑后,终于还是说了个“NO”字。他说:“She is your woman, isn’t she? It is nothing to do with me…(她是你的女人,不是吗?她与我无关……)”育杭望着他的老板,笑了,他说:“OK…”,心道,你还是有贼心没贼胆。那,那我就老实不客气啰。

    他正在那儿沉思呢,就听得李总在那一头放话了,说,你俩老在那里“哈啰”“喔开”的叽咕些什么呀?已经来迟了,还没问罪你呢,来来来,罚酒——先罚酒!

    于是,一桌的人都加入了进来。罚酒!罚酒!罚酒!起哄之声此起彼伏。大家都让服务员给斟满了酒,齐齐站起了身来,准备干杯。那女郎也笑盈盈地站了起来。她像是一朵拔尖的荷蕾,高出她四下的女客们都有半个脑袋。现在,育杭瞧见的,除了脸蛋,还有她的身体的正面。半截子丰腴的胸脯裸露在她的那件大碗形的领口间,白嫩的肤质在黑丝绒与晶贝拷边的衬托下,显得十分抢眼。育杭突然就发现,在这片肉白色的皮肤上描有两条纤细的墨黑色的弧线。弧线呈喇叭形,分别向左右上方卷伸了出去。他想,他会不会是看花眼了?定睛再看一看:还是。这两条弧线既不是丝绒套衫的一个部分,也不像是项链的颈挂。那它们又是什么呢?它们既像是画上去的,更像是长出来的,因为它们的另一端是朝着这片胸脯的内里深入进去的。在这一片白花花的灯光里,育杭蓦地感觉到自己堕入了五里雾中。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