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沙区读书
你好请问几点打烊
来源:北发图书网  2017年07月24日 09:18:23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微博高赞犀利博主@重口味女青年,沉淀半生诚意之作,首部短篇故事集。一本让整座城市为之失眠的短篇小说集。书里写了四位主人公,他们的故事各有不同,却又有所关联。有拼尽全力在低洼处求生的人,有逃离了牵绊与责任的人,有遵循社会法则按部就班的人,也有J致浪漫至死不休的人……人间草木皆美,人不是。

    你不能轻信肉眼所得见的一切,孔雀那斑斓耀眼的羽毛背后,亦藏着污浊的排泄器官。世事无*,敏锐是一种天赋,它源于质疑。你觉得无法再走下去的路,他们继续在上面踏步。他们半路不小心失去的,也请你捡到以后留下来。愿你我都能在入夜后退去一身华彩,放下欲望,放下名利,面对赤裸的自己,笑一笑说:还好没有长成自己当初Z讨厌的人。

    作者简介

    姚瑶

    微博高赞情感博主:前奥美广告内容主编。

    微博:@重口味女青年 @爱烟

    章节试读

    爱做梦的文艺女青年

    我叫柯涵,女,今年二十八岁,自由职业。

    我更喜欢叫自己梦想家。可能你会说,什么狗屁梦想家,就知道谈些不切实际的梦想,用别人学习的时间去胡闹,简直蠢得不知悔改。

    我却觉着,如果人失去了做梦的能力,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区别。日复一日地循环着单调又麻木的生活,过得像一杯白开水,这让许多人感觉安全,却让我乏味到想摔杯子。

    只活一辈子啊,为什么不做点特别的事儿呢?

    我的梦都是有颜色的。

    初相遇是粉色,每一次动心都像情窦初开,全情投入。在那个时候,我是少女,只需要一个吻就能破涕为笑。热恋期是红色,炙热灼烧如同火焰般的存在,恨不得在彼此手里粉身碎骨。在那个时候,我是荡妇,只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分手之后,这个梦又会变成深蓝色,带着凉意的诀别,叫人清醒。那个时候,我又回归到一个女子的原始状态,感性、易碎、透明,像一块冰。

    如果要为我的梦下个定义,那就是春梦吧。

    我爱浪漫,爱那些令人窒息的热吻,爱那些如饥似渴的抚摸,只求一夜又一夜的抵死缠绵,宁愿在爱人的手中死去活来。能好好活着的日子短,肉体鲜活的日子更短,不来一杯荡气回肠的酒,怎么对得起自己?

    也不是没假设过结婚生子,过那种柴米油盐平平淡淡的日子,每天觅着同一条道回家,睡几十年如一日的枕边人——想到这我就想不下去了,这种生活太可怕了。

    做梦的人不需要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不工作,不社交,不结婚,当然也不打算要孩子。我唯一的嗜好就是不断地恋爱,喜欢这个,再喜欢那个。

    也有人问过我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我的答案只有四个字:遇到真爱。

    我需要爱情,就像植物需要阳光雨露。不然呢?需要亲情吗?

    不,亲情这种东西我不熟,我的家是冷的。

    很小的时候,那个男人就离开我和妈妈去过自己的日子了。他走了太久太久,乃至于他留给我的记忆,只剩下被他胡楂刮过脸庞的感觉和他离开的背影。

    我家曾经有个习惯,每个周三都会出去吃饭。妈妈说是为了奖励我们前两天工作学习的辛苦,同时也迎接即将到来的周末,总之就是要大吃一顿。像过小年一样,一到周一我就盼着周三。

    因为他要收拾行李,那个周三我们没有出去吃饭。他的箱子很小,但好像带走了所有东西,连空调都无心制冷,闷热的空气里只有一个抽泣的妈妈和不知所以的我。

    当时个子小小的我站在屋内,勉强透过夕阳刺眼的光线捕捉他的身影,踩着他模糊的影子,试图追上他的步伐,却被反手关上的大门挡在了房里。在他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每天蹲坐在院子里等他回来,我以为他还会像平时一样,悄悄从门口探出头来,一把将我抱进怀里用胡楂肆虐我的脸。

    也记不清那时候,坐在厅里与夕阳融为一体的妈妈,她的脸上挂着什么样的表情。是的,她也在等,但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忘了那个人的存在,妈妈应该也忘了。虽然后来她脸上的笑容就进入了冬眠状态,法令纹像她心头的伤疤一样,在脸上刻下再也无法平复的痕迹。

    不过他给我们留下的动产和不动产,足够我们好吃懒做地过一辈子。反正也没有后顾之忧的妈妈将我的生活起居交给保姆,每天睡到中午,梳洗打扮后,便直接赶赴牌局,回到家时我早已睡去。我们不怎么见面,但我理解她,生活是需要依托的,要不就是一个家庭,要不就是一个牌局。与其回家独自守着空荡荡的屋子,不如出去热热闹闹地搓会儿麻将,人要活下去,就得学会为自己找乐子。

    是啊,长大了,我也得为自己找点乐子。

    小的时候,他给我讲过许多童话故事,他目的性很强,从来不白讲,讲一个故事就要加上一个道理,承蒙他的教导,我比其他同龄人都要早熟。而他给我上的最后一课是,这世上没有谁离了谁是活不了的。这个家庭的确散了,但我们过得并不糟。他有他的新事业,妈妈有她的麻将事业,我也有我的捕猎事业,各自精彩。

    白天我就窝在房里昏天暗地地睡觉,夜里就戴上美瞳出门捕猎。昼伏夜出,活得像一只猫头鹰。我的猎物是男人,他们是我爱情的载体。就像寿司上的刺身一样,必须有他们的存在,这一口才好滋味。

    爱情也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色相当头,而我恰好是美的,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了。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像个母蜘蛛,结着罗网看似不动声色,实际上吞噬着一个又一个。

    “啪”迎面而来的姑娘一个耳光甩在我脸上,疼极了,还弄乱了我的头发。但那又怎样,她的前男友,也就是我的现男友,一把把她推开,愤怒的他用力太猛,她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哭了起来。我递了一包纸巾给她,眼神怜悯。真想告诉她男人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值得珍惜的?玩完了就该甩了,你以为他是你的真爱吗?还不是被我勾勾手指就忘乎所以了。

    男人轻轻摸着我的脸说:“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人,那么漂亮心地还很善良。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个疯女人。”他搂着我的身体,我也靠在他的肩头,一副娇羞的样子。但只有我知道,过了今晚,我再也不会见他了。

    ……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华龙网行政中心 咨询电话:68577357
沙坪坝新闻中心 | 重报集团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RSS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法律顾问 | 投稿信箱
沙坪坝新闻网站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复制 技术支持: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华龙网
网站所刊登的区县新闻中心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沙坪坝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龙网 |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320 传真:023-60368189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30050
广告招商:023-63050999